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当代水墨炒作的阴谋论

2019-02-22 00:58:48

当代水墨炒作的“阴谋论”

2013年8月8日,以水墨为主题的雅昌讲堂之春晓对话讲在雅昌798演播室开讲。主持人杭春晓与两位嘉宾:中国嘉德拍卖公司四季书画部经理贾云涛,策展人及水墨收藏家蒋再鸣一起,以当代水墨的收藏及水墨定价权为讨论话题,展开详尽分析。杭春晓首先抛出购买当代水墨作品有那些渠道,由此两位嘉宾谈到传统中国画的营销方式以及一、二级市场的水墨作品市场发展态势。 经营当代水墨作品的画廊和机构在当下中国语境下的缺失,使得二级市场的拍卖行迎头而上,成为很多藏家了解和购买的主要渠道。贾云涛表示,水墨不能缺席中国当代艺术。而要了解当代水墨,需要好的学术推动。拍卖数据只是作品价格的参考值,不是值。对待当代水墨热,要以更健康、透明的方式看待,保持冷静的态度来学习。 杭春晓:实际上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认为这两年的市场也罢、学术也罢,取决于我们的当代艺术在国际上获得的认可度。甚至像这次威尼斯双年展中国艺术家组团性地出现在展览上,当然这里边肯定有好的作品,但也会出现很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东西。这两年讲水墨热的时候,接受采访时别人也在问是不是以前国际资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炒作的翻版?我们今天越来越受到国际关注,包括刚才片头看到的 阅墨展 ,佳士得的 阅墨展 都被作为这样的信息受到关注,其中有一个潜台词是什么?在我们还没自己反省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提前布好局,布好局以后他们再次进行价格操控,让当代水墨热起来,你们作为业内前线,你们觉得这是一次阴谋吗? 贾云涛:阴谋不敢谈,但是我觉得判断力是来自于自我。如同我们看前一轮中国当代油画热,实际上买家应该是有自己的判断力的。我记得我曾经在公开场合讲过,是价格还是价值的问题,是不是价格和价值是对等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强迫你去拿出钱来买那个艺术品,唯独你是参与者,我想这个一定是谁买过单,一定会有这种态度,他们怎么借助更大的市场和前瞻力,为什么前一轮很多人也谈到了西方资本的进来,进入到中国当代艺术,有人在质疑这是西方的当代艺术的收藏家到底有多少人,那几位在买中国当代艺术,他的比例到底多大,他能影响到真的多大的国际市场?有的时候可能是我们自己想象。 蒋再鸣:实际上就是当代艺术也好、当代水墨也好,实际上是很少数的人和一些零零星星的机构在做一些极少的事情,给我们以一种美好的想象,我们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实际上没有关注那么多。 贾云涛:会有一些错觉。 蒋再鸣:给大家一些错觉。 杭春晓:二位都提到了一个关键词,我把这个关键词节选一下就叫 自我想象 。 自我想象 是怎么理解的呢?可以说也许国际上我们看到了一个 阅墨 展,但是在美国有一千个展览,一千个展览中可能十个展览是讲印度的展览,有十个展览是讲南美的展览,但是就这么一个展览是讲水墨的,我们在节选的时候就选了一个和水墨有关系的展览,拿来塑造了我们的一个 自我想象 。我们现在已经受到了国际关注,已经受到了国际上包括学术界和市场的双重关注,这个问题是不是值得检讨?在这样的检讨下,返过来看这两年所谓水墨热到底真相应该是什么样? 贾云涛:这个问题,春晓提的挺有意思。我们可能会把一个点的信息放大,变为一个面,我们不停地阐释,就会发现别人在关注你,在关心你,实际上就如同我们要做一些西方的展览一样,是等同的。但是水墨这种游戏法则和形成这种判断体系完全是中国式的,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是我们的经验。 蒋再鸣:东方艺术。 贾云涛:油画呢?我们说绘画类,包括后来的装置、影像是他者经验。我们学的再好,用他的语言讲一个你的故事还是你讲一个他的故事?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自身的价值体系、判断标准完全慢慢建立,通过市场也好、通过学术展览、批评家也好,包括很多收藏家参与进来,我相信他的话语权会在中国。 杭春晓:也就是说不会是再一次的阴谋论。 贾云涛:真正意义上的判断,即使是阴谋论,阴谋论是什么?设定、拉升、买单,在前一轮看是这么回事,前一轮走过来的已经展现在我们面前了,我们这些人是不是有这样的判断力。 杭春晓:取决于中国藏家对这些现象的自我判断力。 贾云涛:自我判断,包括话语权的问题,如果评价中国绘画,他的判断体系到底是什么,包括现在有没有标准,判断的标准,拍卖公司只不过是把这个东西放在平台上,通过自然的现象慢慢形成这种价格体系。

有一种声音叫流金岁月有一种情怀叫惠威
一起来电微鲸418狂欢惠省1300元
肌肉酸痛时候吃什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