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火追踪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阿勒泰信息港

导读

八月末的一天,原本晴晴朗朗的天,突然间阴云密布。紧接着,一声闷雷伴着闪电滑过天际,平展展的天霎时被撕开了一道明晃晃的口子。随后,大雨开始恣意

八月末的一天,原本晴晴朗朗的天,突然间阴云密布。紧接着,一声闷雷伴着闪电滑过天际,平展展的天霎时被撕开了一道明晃晃的口子。随后,大雨开始恣意浇灌着这座尚不足五十户人家的小村子。这个村叫杜家沟村,就坐落在四川广元的一个山洼里。由于地理原因,这里的住户或三三两两,或单门独院,远远望去,村庄里的农户房屋十分零散。不过,这里民风淳朴,生态和谐,再加上大山之中那一座座年代久远的古墓和周边的自然风景,倒也算得上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绵绵雨夜,一伙身份诡异的人带着大堆工具悄悄摸进了山。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到这儿来?来干什么?外人不知道。杜家沟的人更不知道。雨,愈下愈大。只见这一行人弯着腰,慢慢靠近了离村子不远的杜家祖坟……  凌晨四点,当地某派出所。三十岁的詹红星和比他小二岁的柯南还在值班室的椅子上坐着聊天。今晚原本是柯南在值班,可就在九点钟的时候,詹红星就黑着一张脸进了值班室,一句话不说,坐在椅子里就发起了呆。一看他跟个闷葫芦似得,柯南忙问他出了什么事,可詹红星依旧不吭声。“你要不说说明你没拿我当兄弟。”柯南生气道。良久,詹红星才吞吞吐吐地把自己回到家跟妻子吵架的事告诉了多年的搭档柯南。俩人因此聊了起来。谁知这一聊竟然忘了时间。  “红星,男子汉大丈夫,服个软怕啥?再说弟妹这些年也不容易,发发牢骚很正常。你就体谅点,回去吧,别让他再怀疑你在外边干坏事了!”看看时间着实太晚,柯南笑着劝道。  “去!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詹红星笑着擂了柯南一拳。  “那你注意点,我走了。”詹红星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这时候,值班室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谁在这大半年夜的还打电话来?柯南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拿起了话筒。刚走到门口的詹红星也停下了脚步。凭多年的经验判断,此时的这个电话一定大有文章!果然,柯南接完电话后告诉他说,附近杜家沟村一位老人打来电话,说他家的祖坟可能被人毁了!  “走,去看看!”詹红星也顾不得回家了,直接坐着柯南的车前往事发地。路上,柯南把情况向所长王琦做了汇报。  凌晨四点多,大雨刚刚停下。位于杜家沟村西头的杜振海就打开了紧闭的房门,拿着打开的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了后山的杜家祖坟。下了一夜大雨,杜振海有点担心,怕祖坟的坟头被雨水冲坏了,想上去看看。然而,这会儿正是半夜时分,村人都还在熟睡,四野寂静,伸手难见五指。纵使再胆大的人,走在这样漆黑的路上,只怕也会心跳加速,心里发毛。杜振海当然也不例外。但,为了祖坟的安危,他只能把手电筒的亮度调高,以抵消眼前的黑暗,给自己壮胆。然而,就在他摸黑抵达祖坟,而手电筒的亮光照射到坟上时,杜振海吓得差点跳起来。他的眼前出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坟墓的顶子已经平了,祖坟跟前散落着七零八落的石块,有些是覆盖坟墓的石板,有些是墓前的石碑,这些本该整齐有序的石头,这会儿却像一幅幅被推倒的麻将牌,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坟前的土地上。杜振海急得眼圈都红了:祖坟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是山洪暴发把坟头冲走了?不可能啊,这四周的草、树、不都没动吗?偏偏这些笨重的石头移动了位置?此刻,杜振海仿佛忘记了害怕,他打着手电,一点点地查看了起来。忽然,手电的光线落在了墓碑上。“啊!!!”看到墓碑上的东西,杜振海突然脸色苍白,差点跌坐在地上。他赶紧掏出儿子送的旧手机,颤抖着拨打了110。  经过四十多分钟的颠簸,詹红星和柯南总算是见到了报案人杜振海。在他的指引下,俩人来到了东倒西歪的石堆前。看着杜振海因激动而颤抖的双手,詹红星忙招呼柯南仔细勘察现场。然而,看着看着,俩人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原来,无论是倒在地上的石头,还是竖着的墓碑,上面明显都有撬压的痕迹。很明显,这是人为的蓄意破坏。  “这么缺德的事情也有人干得出来啊!!”詹红星看着一片混乱的墓场,不由得长叹一声。  “是啊!在这个地方,挖人祖坟可是缺德的事!”柯南接过话茬。这时,天已放亮,离坟墓不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杂吵声。原来,杜振海那九十岁的老娘听说祖坟被破坏,竟然要媳妇连夜把她背上了山。看她一把年纪趴在祖坟上哭天抢地的样子,詹红星和柯南也为之动容。  “这是直接在老太太心头挖肉啊!”詹红星揉揉发酸了鼻子说。  “红星,依你看犯罪嫌疑人这是要干什么?”柯南打着手电,一边四处照着,一边问。  然而,还没等詹红星回答,一旁的杜振海却说话了:“难道这些人费心吧啦的就是为了祖坟里的陪葬品?”  “你是说有人盗墓?”詹红星若有所思地回过头来。  杜振海点了点头。  可是,在听了杜振海“盗墓”的猜想后,柯南反倒迟疑了起来。  “盗墓有这么盗的吗?再说,这墓也没打开啊!还有,你们看,这里的每块石头都重达千斤,要盗墓直接挖土不就行了,干嘛挖石头?”  “那你说说,犯罪嫌疑人既然不为盗墓,那为什么呢?”詹红星一手托着腮帮,一手拿着手电,思索了起来:挖祖坟在当地是缺德的事情,作为正常人来说,一般矛盾是不可能采取这种方式来泄愤的。那么,是谁跟他有仇?  “不可能!你们看我家住的地方,周围连个邻居都没有,我们两口子平时也就种种玉米养养猪,很少跟别人打交道的,怎么会跟人结仇呢?”听警察怀疑有仇人破坏,杜振海的老婆大呼冤枉。  “也是,像这样的境况差不多快赶上隐居了,就这么单纯的社会关系,想找个仇人都难。”詹红星打着手电,准备到山下看看。  “那……犯罪嫌疑人既不想盗墓,破坏祖坟目的何在?”柯南等人跟在詹红星身后准备下山。但他那句话却触动了杜振海。他好像发现了一道光,突然愤愤地大叫起来:“我明白了!这人拆我们家祖坟不是想报复我,而是想报复其他杜家人。”杜振海这句话一出口,杜妻仿佛被提醒了似的,连连附和着:“对!对!怎么把这事忘了?他们肯定是冲老弟去的!”  “老弟?”柯南站住脚,回头问杜振海到底怎么回事。杜振海这才边走边向他们介绍了弟弟的情况。原来,杜振海有个弟弟是村委会主任。  “我老婆说得对,没准是老弟在处理村务时得罪了人,他们明着拿他没办法,就偷偷在暗中使坏。”  会是这样吗?柯南陷入了沉思。  下山之后,詹红星和柯南见到了杜振海的弟弟。据他说,半年前有三位村民勾结外人想挖开附近一墓葬,被他无意中知道了,基于自己的身份,他曾极力阻止过对方。  “这就对了。他们一定是对你有意见,才破坏咱家祖坟的。”杜振海听完弟弟的话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祖坟被破坏一定和这三个人有关。有了怀疑对象,接下去便是求证了。  次日,柯南和詹红星带着几个民警开始了摸排。还别说,这一查之下还真发现了问题。原来,在平时工作和生活中,这三个人的确都对杜家有很大意见,甚至在他们问话时,这仨人的言语中还带着不满情绪。  派出所会议室。  詹红星将调查情况向所长王琦作了汇报。回报完后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专心等着所长下一步的部署。然而,王琦在听完詹红星他们的汇报后,却久久没有说话。  “依我看,墓地能破坏成这样,多半就是这几个人联手干的。”小赵见到众人都保持沉默,不由得说了一句。  “这只是你个人的推断,我们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们三个人跟这件案子有关。所以,这个结论为时尚早。”柯南踱着步子,眉头紧锁。  “柯南说的对,你们现在当务之急是寻找证据。”王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现在起,你们要尽快对三个嫌疑人进行调查,争取早点拿到证据。”  “是!”  “明白!”  调查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首先,詹红星和柯南分别跟三个嫌疑人进行了谈话。从结果看,这三个人的疑点和作案可能性显而易见。因为几番询问下来,他们仨人谁也说不清事发当天的去处,也没人能证实他们的去处。  “王所,你看,咱接下来……”所长办公室,詹红星和柯南就这次的谈话结果向王琦作了汇报,然后才询问下一步行动安排。  “红星,柯南,你俩带几个人分别对三个疑犯进行跟踪监视,小心不要暴露,有情况及时报告。”  “是!”詹红星、柯南回答完转身出了办公室。  此后几天,詹红星和柯南领着几名队员对三个人的住所分别进行了不间断的严密监控,以期能尽快找到突破口。然而,就在这时候,另一个谁也没想到的意外出现了。  九月四号,也就是杜家祖坟被毁的第五天。夜里,天空再次下起了大雨;风吹树摇,倾盆而落,让人不由想起“风雨飘摇”这四个字。王琦一个人独坐在办公室,一边思索着杜振海家的案子,一边端起泡了半天的茶水抿了一口。这时,办公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电话的竟然又是杜振海,他带着哭腔说他家祖坟又被人毁了。怎么可能呢?三个犯罪嫌疑人都在秘密掌控之中,不可能又去破坏呀!王琦放下电话,绕过桌子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来到了另一间大办公室:这里是派出所其他同志办公的地方。  “王所,看你这样子,不会又有案子了吧?”随着柯南这一问,其他几个人也纷纷扬起了头。  “柯南猜得没错,是有案子了。不过,不是新案子,而是旧案子出现了新情况……”  “王所,不会又是杜振海家……”还没等王琦把话说完,詹红星就从电脑后站了起来。  “没错。杜家祖坟又被人破坏了。”  “啊!这么说,这案子并不是这三个人所为?”詹红星绕过办公桌到了王琦面前。  “那又是谁呢?谁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人家祖坟,简直丧心病狂嘛!他到底图什么!”柯南也适时地站了起来。  “不管原因是什么,我们现在首要任务是出警。红星,柯南,你们带小赵小李一块,尽快赶到事发地点,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我随后就到。”吩咐完毕,王启友急忙返回了办公室,他有种预感,这件事很可能要文管所的人帮忙,他得提前跟他们透个风。  四十多分钟后,詹红星和柯南赶到了杜家祖坟。当他们举着电头筒再次进入到了墓地时才发现,这一次的破坏比上次更严重了!有相当一部分石碑已经被损毁,但有一点跟上次一样,犯罪嫌疑人似乎只破坏石碑,对真正的暮穴却秋毫无犯。看着这满地狼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爬上詹红星和柯南的心头。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这座深山孤坟接连被毁,而每次案发都是大雨天,大半夜,这不是很奇怪吗?  “他们只毁坏石碑,不破坏墓穴,而且专捡山高路险的杜家祖坟作案,看来这个犯罪嫌疑人不简单。”詹红星用手摸了摸旁边损毁的石碑。  “要我来说,这石碑背后,一定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同行的小赵说,“这背后应该还有一个大的阴谋。”  是啊,在这夜黑雨大的晚上,除了一个无法解释的动机,墓地周围基本没有留下任何东西。这样的案子,要说没有阴谋恐怕很难解释。那么,这个隐藏在雨夜的掘墓人到底是谁?他到底想通过这两次破坏表达什么?得到什么?一时之间,大家都有些茫然了。  “红星,从现场的情形来看,因私报复这一条应当可以排除了。你想,即便有人想要报复杜家,那一次就行了,干嘛还来第二次,没必要啊!”柯南手电的光圈来回移动着。  “这犯罪嫌疑人肯定不会无端的两次破坏坟墓,他们之所以来第二次……”小李的话还没说完,小赵忽然接过话,“肯定是有什么事没做完!”说着,弯腰仔细的查看起来。  他的这句话倒提醒了詹红星。如果真像小赵说的,那究竟是什么事呢?詹红星陷入了迷茫。此刻,小赵则手拿照片,一边看,一边仔细比较着两起案件留下的证据。  忽然,小赵眼前一亮:  “找到了!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了!”小赵忍不住激动地叫了起来。  “什么?”詹红星、柯南、小李呼啦围了过来。  “你看,次和第二次照片比对,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小赵手拿照片,朝着被损毁的墓碑方向比划着。  “是,是有点不对!”小李惊指着其中一照片叫道,“哎!对了,你看,有两块石碑不见了!”  “原来,嫌疑人费心费力,就是为了偷走这两块大石头!”柯南站直了身子,吐了口气。  “不会这么简单!”随着话音,王琦所长已然站到了他的队员面前,“大家分头再找一遍,看看嫌疑人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要仔细点。”  “是!”  大家应和着,分头而去。  此时,大雨似乎变小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如同一首轻音乐,在孤寂的山林里静静演绎着:轻柔、醉人的旋律,一闪一闪的细微亮光,再加上偶尔响起的说话声,使这座山这个夜,格外的与众不同。或许因为有了所长这个主心骨,大家干起活来更认真、更仔细。就连一棵小树一片草丛也不放过。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寻找,詹红星他们终于在第二现场发现了作案工具。这正好印证了他们的猜测。不过,这个发现却让杜振涛一家惊讶极了。 共 940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检查须要重视那些问题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长夏六月好光景

下一页:每一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