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唐周国公

2019/06/24 来源:阿勒泰信息港

导读

^_^“参奏李卿?”李治带着三分疑惑的问道。(.有.)?(.意.)?(.思.)?(.书.)?(.院.)“是,臣想参奏如今的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

^_^“参奏李卿?”李治带着三分疑惑的问道。(.有.)?(.意.)?(.思.)?(.书.)?(.院.)“是,臣想参奏如今的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义府,李相。”段宝玄故意的将李义府拿的出手的这些的官名儿都念了一遍,而且念得是铿锵有力,字正腔圆。平白无故的自动就带了三分正气,和三分的不畏强权。做了一辈子老刑名了,对于这些个弯弯绕绕他心里清楚的很。这回李治是确定了,之前他也没怀疑,毕竟段宝玄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但是他倒是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关头,李义府被大理寺卿参奏了。“哦?那段卿就说说吧,要参奏李卿何事啊?”“臣参奏李义府罔顾法纪,迫害朝廷命官,以权谋私之罪请陛下严加惩处!”说完,段宝玄将手中的笏板横放在地上,重重的朝着李治磕了一个响头。听完这么句话,本来还带着三分喧哗的大殿之中瞬间就冷寂下来了,谁都不敢说一句话了。如果说之前还抱着不是什么大事儿的心态的话,那么现在就完全明了了。段宝玄这是要治李义府于死地啊,奔着他的命去了,不光是想要官位,还想要他的脑袋。罔顾法纪,以权谋私...丢官罢职。迫害朝廷命官...这才是要命的地方。迫害忠良这件事情要是坐实了,以命赔命都是小事好吗?朝廷的威严不容侵犯,谁要是触动了这份儿威严,谁就要死。李治一瞬间眉头就皱起来了,他虽然知道这个大理寺卿不是什么善茬,但是也没想到一开口就准备要了一位宰相的性命啊。“段卿,有些事情可不能乱说啊。李卿乃是当朝宰相,有些话可以想想再说。”李治说的已经很委婉了,不论李义府对或者不对,他都是宰相。这么说一位宰相,皇帝的脸上也不好看吧?“臣惶恐,臣不敢妄言。李相所做历历在目,臣已经将其中原委一一查清,否则岂敢在这朝堂之上,天子之前胡言乱语。”段宝玄说的都带着三分的哭腔了,让人不禁有些酸涩之感。虽然明明知道他做戏的成分居多,但是就是忍不住产生了这种感觉。就连贺兰敏之都有这种想法。“好,若是你拿出实证,莫说是宰相。就算是亲王,朕今日也绝不轻绕。”果然,李治都没犹豫就中了套儿了。他不想中也不行,若是不说这么一番话,那就明摆着是包庇李义府啊。这可不是一个皇帝应该做的事情。“启奏陛下,洛阳大理寺牢中有犯妇淳于氏,因与情夫偷奸谋杀亲夫,关押牢中待得秋后处决。不知李相从何处得知,淳于氏貌美,竟擅闯大理寺大牢。不顾大理丞放人。当时大理丞毕正义畏惧李相威势,不得以放出淳于氏。随后就将此事上报于上官。”说到这里,段宝玄故意停顿了一会儿。给人的感觉就是说累了休息一会儿,但是说话就是这样,若是一口气都说下来往往不会给人以思考的时间。难免产生不了太大的震撼,但是若是给了思考的时间,就会有人来思考这件事情的影响力。这个家伙已经人老成精了。“三日之后,李相因畏惧此事流传出去,故亲自前往大理寺牢房之中找寻毕正义谈话。在李相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就有人发现毕正义已然于大牢之中自缢身亡。并且留下遗书,指认李相所做不法之事,如今遗书尚在请陛下御览。”说着从衣袖之中掏出来一封书信,上边似乎还沾带着一点儿大牢之中的灰尘。随着段宝玄的声音起伏高低,仿佛将这满朝文武带入了一个漆黑阴暗的大牢,李义府残忍逼死可怜的大理寺丞的景象之中。不禁让人平白对于这位已然枉死的朝廷命官,产生了一丝同情之意。李治一向是个仁善的君主,虽然也有杀人不眨眼的时候。但那毕竟是为了皇权需要,可是当这种事情活生生的发生在眼前,他还是心中满是不忍。目光扫向了李义府,已经带着三分的怒火,这就不是一个好兆头。许敬宗在一旁暗道不好,若是真的让李治看了这封信,不论信件的真伪先是在皇上面前就输了。真假不重要,皇帝的看法才重要,没有人比许敬宗更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缓缓地走了出来:“启奏陛下,臣看此物甚为污秽,而且又是已故之人遗物,万万不可呈于御前,以防污秽陛下龙体啊。”听了他这么说,李治看了看信封好像是挺脏的,而且又想到这可能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写下的东西,平白生了三分恐惧。“许卿所言甚是,既然如此那就有段卿先收好,容后再说。”李治挥了挥手。这就是老油条,一句话就消弭一场灾难,没有他们更会揣摩皇帝心思了,也没有比他们更会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段宝玄暗暗可惜,若是李治看了这封信,基本上就可以说算得上是赢了一小半儿了。然而许敬宗的威慑力可是不容忽视,从他一站出来,崔余庆的脸就阴沉下来了。段宝玄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但是心里也暗暗提防之意更重。相比较一个李义府来说,许敬宗给他们的压力更大。按照之前的设计,许敬宗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反应过来救援李义府。但是他们没想到,或者是选择性的忽视了,真正代表武则天的意思的人就在朝堂上坐着呢。“臣启陛下,李相所做之事已然证据确凿,请陛下惩处!”说着段宝玄又是一个响头磕下去。李治将目光看向了李义府,因为避嫌的原因在别人参奏你的时候,如果不是皇帝让你出班辩驳,你是不可以说话的。就算是再着急,也只能忍着。如今李义府就很着急,但是再着急也没办法,只能忍着。一看李义府那个样儿,李治基本就可以确定了。就算是段宝玄有几句话言过其实,但这件事情恐怕也是真的。没等他再有深得想法,许敬宗又开口了:“陛下,如今所谓的证据确凿不过是大理寺的一面之词,切不可因一面之词就定了宰相之罪。臣恳请三司重新会审!”宰相犯罪,三司会审也是正常。李治想了想,轻轻地点了点头:“就依许卿所言,此事先交由三司重新会审,日后再定。”“陛下,大理寺乃是诉讼方臣以为还是避嫌为好!”许敬宗又来了一句。三司会审,就是刑部,御史台,大理寺三司会审。段宝玄根本就不怕,有自己三司会审也是一样。但是一听许敬宗要把自己排出去,这回他可忍不了了赶紧一拱手想要开口:“陛下...”但是李治没给他机会:“如此也好,那就着朕旨意,由...由许敬宗会同刑部尚书刘祥道御史中丞张伦一同会审此案!””因考试,停更!“(未完待续。)

长沙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陇南好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新疆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标签

上一页:情迷冰山总裁2

下一页:四叶草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