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红叶守护烈士陵园的老郑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阿勒泰信息港

导读

烈士陵园的办公室已经是一片狼藉,连空调都拆掉了,只剩几把椅子。喝茶是不可能了,当然,刘能也不是来喝茶的。杜科长搬了两把椅子,刘胖子气呼呼地一

烈士陵园的办公室已经是一片狼藉,连空调都拆掉了,只剩几把椅子。喝茶是不可能了,当然,刘能也不是来喝茶的。杜科长搬了两把椅子,刘胖子气呼呼地一屁股坐下,小秘书却嫌办公室里有灰尘,靠在门边晒太阳不肯进来坐。  “杜科长,那老头儿是怎么回事?”刘胖子开门见山。  杜科长笑了笑,“刘总别生气,这老郑的故事可有点长,您想听我就说给你听,你先消消气,我也拿他没办法。”  这杜科长虽没什么办事能力,但讲起故事来却是有声有色,刘能渐渐竟听得有些痴了,而小秘书也被吸引过来,靠在椅背上静静地听着老郑传奇的一生。    这老郑就是本县人士,十五六岁就参了军。这个小小的县城当年是拥军的模范县,参军的青壮年着实不少,老郑跟着部队走的时候还只是个孩子。经过转战南北,到了朝鲜战争的时候,老郑已经是个连长了。  在那个年代,能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那是无尚的光荣,老郑和许多热血青年一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去别的国家打仗成了保家卫国,但那时的青春不是用来思考的,而是用来奉献的。于是老郑和他的弟兄们奉命开始了征程,踏上了异国的土地……  他们的团先是遇到了李承晚的南韩军,凭借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连打了几个胜仗,但部队也损失严重,不得不退回后方修整。由于当时情报部门的失误以及通讯的不及时,老郑所在团在回撤途中遭遇了美军,并迅速被分割包围。在美军强大的火力和战术配合下,不怕死已经不是能决定胜利的标准了,老郑的部队几次试图突围都没有成功,一仗下来,整个团活着的不到一百人,从团长到营长全部阵亡,老郑这个连长成了整个团幸存的指挥官,而他的连队,他手下一百来个弟兄无一生还。老郑是幸运的,即使身中数枪,一枚炮弹又在他身边爆炸,弹片炸瞎了他一只眼睛,气浪把他掀起十几米远,他也没有死。但老郑也是不幸的,当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是美军的俘虏了。  老郑在战俘营度过了人生中悲惨的日子,一直到1952年签订停战协议后,中美开始交换战俘。大多数战俘选择了去台湾,他们害怕作为战俘回大陆会生不如死,而老郑却始终对党和政府抱有信心,相信不会弃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人不顾。  然而,这次他想错了。宣传和事实差距是巨大的,迎接他回国的不是鲜花和荣誉,而是不尽的审查和鄙视的目光。虽然终也没有调查出他叛国的证据,但老郑还是在被软禁了三年之后,从革命队伍中清除出去,拖着满身的伤痕回到故乡,这个曾经的战斗英雄从此变成了故乡人眼中的孬种和叛徒。  文革期间,老郑差点没有被活活折磨死,但他始终没有承认强加在自己头上的罪名,好在当时的造反派头头是他的远房亲戚,总算给他留住了一条性命。  如此过了二十多年,改革以后,老郑的境况才好转了一些。虽然给他恢复身份和名誉已经是不可能了,但至少留了一条活路。老郑被当地政府安排在烈士陵园打扫卫生,这一干就是几十年。陵园里埋葬的都是当年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不同的是,死去的人被后人敬仰,而活下来的却成了被唾骂的对象。  老郑默默地做着组织上安排的工作,他固执地认为总有一天自己会得到清白,自己的鲜血不会就这么白白地流淌,自己死后自然也会被埋在这些战友中间。然而,直到他得知这些战友的墓地都要保不住的时候,他依然还是那个有着“历史问题”的老环卫工人。  “那他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不回家养老啊?还在这干嘛?”听得入神的小秘书忍不住问。杜科长色迷迷地看了看小秘书的脸蛋,  “他哪有家啊?以前的亲戚没有敢和他相认的,都离他远远的。就他这经历,也没有哪家的姑娘敢嫁给他不是。所以一直在陵园里干活。”  “依你这么说,这老郑是条好汉啊!”刘能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还有些江湖习气,但对硬汉英雄却总是有几分敬畏,起码要比对那些官僚们佩服的多。  “刘总说的是,这老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您是没见身上那子弹眼啊!真他妈不是人能受得了的!”杜科长咂着舌,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这些年了,虽然他就是个扫地的,可谁也不敢把他怎么着,让他看一眼这后脊梁都发麻。前些年我上一届的那个主任,晚上喝多了酒,朝墓碑上撒了泡尿,差点没让这老郑一铁锹砍死,谁敢管他啊!”杜科长想起了还心有余悸。  刘能听了杜科长的叙述,半响无语。如果说他怕这老郑倒也不至于,快死的老虎有什么可怕。只是他一不想硬来,若按杜科长说的,这老头儿骨头这么硬,一定会把事情闹大。二是对老郑的钦佩,也不想把这老人怎么样了。但工期不能耽误,这事恐怕还得让政府部门出面解决比较合适。  刘能考虑了一会儿,掏出电话,又打给县长秘书。还没等说明原因,秘书就低声告诉他,张书记昨晚回来了,今天一早县领导班子就在开会,听说讨论到了烈士陵园的拆迁问题,好像张书记对乔县长的做法不太满意,具体还没有出结果,一会才能给他回信。  刘胖子一听,心里就是咯噔一下,难道自己忙活半天、下了血本得到的财路会被张书记拦腰斩断?  张书记是前一天晚上回到县城的。去中央党校学习是个难得的机会,对他在这个敏感时期的努力方向起到了指示作用。说敏感时期,那是因为张书记的年龄在地方上做个一把手算是年轻的,但即便如此,对于他这个没有强硬后台的年轻干部来说,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很难再进一步。  这是张书记的一届任职期,如果到期后他不能向上再跳越一级,那他的机会就十分渺茫了,而地级市的副市长职位是他争取已久的,虽然竞争相当激烈。  张书记今天一早就来到了市委,这段时间离开工作岗位,县城的大小事务都是由乔县长代理的,张书记虽然对老谋深算的乔县长并没有太多的信任,但对其的经验和人脉还是很仰赖。所以,一直以来,他们这对搭档表面上看还算和谐,乔县长胜在根基和老道,张书记胜在年轻上进,而他们追求的目标也因此不同。  张书记首先看了市委办公室提交的工作报告,报告是小赵交上来的,其中有一项就是烈士陵园的拆迁。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张书记眉头一皱,问小赵。  “协议大概是一周前签订的,是乔县长拍的板,民政局李局长牵头,估计现在还没有动工吧。”小赵显然是低估了刘能的效率。  “烈士陵园改商业区?简直是胡闹嘛!”张书记有些生气。小赵没敢接茬,给张书记续上茶水,准备退出去。  “小赵,下通知,县领导班子开会。有点不像话了。”张书记放下报告吩咐小赵。  县里的几位领导很快就到齐了,小赵被安排在会议室做记录。张书记和几位领导寒暄了半天,尤其是和乔县长,有说有笑,一团和谐氛围。谈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后,张书记终于提到了烈士陵园。  “我今天早上看了工作报告,有一项是关于烈士陵园拆迁问题的,这个事情是什么时候定下来的?”张书记没有质问乔县长的意思,而是看似漫不经心的随便问问。  “哦,情况是这样的,考虑到烈士陵园的位置地处县中心区域,与周围的经济发展环境很不协调,而且这次开发商又提出建设我县的商业中心,我们都觉得是好事嘛。张书记在北京学习忙,我们就没汇报。”一旁的常务副县长回答。  主管经济的副县长接过话题又从经济发展角度大加分析了一番,其他几位也随声附和,只有乔县长不动声色的喝着茶,始终没说一句话。  张书记只是点头听着几位手下的汇报,目光不时扫过乔县长,见他不说话,也没有去直接问他。  “这烈士陵园有几十年了吧!里面埋的都是战争时期我县的革命先烈,是我县乃至我市的爱国教育基地。轻率的决定拆除,社会舆论不仅不允许,我们的良心上也不好过啊。各位考虑到了没有啊?”张书记的表态让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几位副手面面相觑,都把目光投向了乔县长。  “各位,我们这么做,老百姓会说我们忘本的!就为了眼前的那点利益,因小失大!”张书记的情绪有些激动。  “烈士陵园的位置的确不错,可不拆烈士陵园,我们的经济就不发展了吗?我看不是的,只要有好的政策和招商条件,地理位置不是条件!”张书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几个领导都不再说话,会议室的空气有些凝固。  “这件事我们要重新研究决定,通知民政局,拆迁工作暂停,烈士陵园正常工作。”张书记做了指示,旁边的副县长赶紧点头称是。张书记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直没有说话的乔县长接过话头。  “张书记刚才批判的对,我们对这件事的考虑是有些欠妥了。有些同志把急功近利的思想带到工作当中来,这是会犯错误的!当然,在这件事上我有责任,没有把好关嘛!”乔县长看看张书记,话锋又一转,“张书记,大家也是为了我们县的经济建设着想,初衷是好的,您看这样好不好,拆迁工作先放下来,我们综合各方面考虑再研究研究。您刚从北京回来,先休息几天嘛!”  张书记见乔县长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于是随便说了几句话缓和气氛的话,就散会了。  小赵一直坐在角落里做着会议记录,他对领导们的说话方式已经慢慢习惯,什么该记录什么该省略,他这个文学硕士心里非常有数。见散会了,就过去请张书记在会议记录上签字,张书记大体扫了几眼会议记录就大笔一挥,然后抬头问了问小赵。  “小赵啊!你作为年轻人对这个事情怎么看啊?”  小赵知道自己的表态就是没有表态,的回答就是什么也不答。这是他这段时间里研究出来的处世哲学,经过验证深得领导的认同。  “张书记,您目光长远,着眼考虑的是全县的发展,我哪有什么看法,鼠目寸光罢了。”张书记笑了,拍拍小赵的肩膀,“年轻人谦虚点好,不过该有想法还是要大胆的想嘛!”  “是,张书记,我以后一定向领导努力学习!”小赵笑着说道。  小赵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刘能的电话就打来了。约他中午一起吃饭,小赵虽然推脱下午还有工作要做,但实在抵挡不住刘胖子的热情,没有办法,只好应承下来。  刘能是在烈士陵园的门口给小赵打的电话。在县长秘书告知他事情有变化后,刘胖子就知道也许会有麻烦。果然,没多久他接到了通知,拆迁工程暂停,而杜科长也接到局里的电话,陵园照常工作。  刘能气急败坏的吩咐工头回去,自己需要了解情况并找出相应的办法,他马上就想到了小赵,这个在张书记身边的人应该是了解内幕的。和小赵约好后,刘能上车离开陵园,临走又仔细看看了仍伫立在雕塑下的老郑。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站着,只是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破旧的工作服。旁边的杜科长正在陪笑着劝说。  酒店的包厢里很安静,偌大的餐桌只有刘能和小赵,以及在一旁端茶递水小秘书。刘能挥手让服务员们退出去,吩咐小秘书倒上酒。  “刘总,酒就不喝了,下午还有工作。谅解啊!”小赵阻止了小秘书。  “这样啊,那好,兄弟你以茶代酒吧!”刘胖子自己倒满了一杯。  “兄弟啊,听说张书记回来了。今天上午还开了会?”  小赵明白刘胖子的意思,烈士陵园的工程是谁干的他早就知道了。只是刚听说是刘能开发的,小赵自己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有这样的实力。  “刘总是想问开发烈士陵园的事吧?”小赵笑着说。  “呵呵,大秘书就是不一般,眼光够准!不过别一口一个刘总的,我刘胖子什么样你不知道?都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见外了不是?除非你这大秘书看不起我。”刘能碰了小赵的茶杯一下,没等小赵说话,一扬脖,先干为敬了。  小赵只好也跟着喝了口茶,心想这刘胖子虽然一副奸商嘴脸,没什么水平,倒也是个痛快人,比官场中的人要实在的多。  “咱小时候你们都叫我胖子,那多亲啊,现在也他妈的没人敢当面叫我了,唉……”刘能看起来还挺怀旧。  “呵呵,胖子是不能叫了。还是叫你刘能吧,你也别叫我大秘书,我就是个给领导跑腿的。”  “哈哈,好!兄弟,刚才问你的事给哥们儿透点话,急死我了。”刘能迫不及待的问。  小赵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小秘书,有些神秘地笑了笑。刘胖子多机灵,知道小赵有顾虑。  “嘿嘿,兄弟放心,哥们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从你嘴说出来进我耳朵,没有别人会知道。”又指指小秘书,“我的人,放心吧!除了你嫂子,我就和她亲……哈哈。”小秘书白了刘能一眼,起身给小赵倒茶。  “呵呵,那就好。你的事有些麻烦,张书记不同意。你也是,非得拆烈士陵园?咱小时候还年年去扫墓呢,你小子有点忘本吧?”小赵发现和刘胖子这种人越是斯文就越没有办法沟通,反而与他称兄道弟更容易交流。  “你以为我想啊?我不干别人干,好几家公司盯着呢,我不早下手的话还能轮到我?要是保证都不动的话,我也不动。说白了不就是谁给的多吗?” 共 20344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专科医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羊角疯真的能治好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