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印尼女佣法庭哭诉被虐

2018-12-08 20:13:30
印尼女佣法庭哭诉被虐 两名印度尼西亚女佣指控她们家住美国纽约市的雇主使用种种非人手段虐待她们,美国地方法院20日再次开庭审理这桩案件。

女佣恩格出庭作证时声泪俱下。

她说雇主曾命令她给另外一名女佣塞米拉赤裸的身体缠上塑料胶带,然后又一点点地扯下来,而塞米拉受此虐待只因她没有吞下100个辣椒。

控诉被虐 这对被控奴役女佣的夫妇是一对百万富翁,丈夫名叫马赫尼·末利达·萨卜纳尼,现年50多岁;妻子瓦萨·马赫尼德·萨卜纳尼,现年35岁左右,两人居住在长岛富人区,经营香水生意,在新加坡和巴林建有工厂。

起诉书指控萨卜纳尼夫妇涉嫌犯有包括共谋罪和奴役罪在内的12项罪名,两人否认犯有上述罪名。

两名女佣恩格和塞米拉指控萨卜纳尼夫妇把她们带到美国,每个月虽给她们在印度尼西亚的家寄去100美元报酬,却在自家中百般折磨她们身心。

在以往审理中,塞米拉说,自己被迫在家中赤身裸体地来回走动,并吃掉自己的呕吐物,受此惩罚只因为她忘记了女雇主瓦萨的命令,未经雇主许可就开始打扫房间。

恩格说,她们每天被迫工作18小时以上,却只吃得到几片面包和小碗米饭,有时饿极了,她不得不去吃垃圾箱中的剩饭。

恩格20日作证时失声痛哭。

她说,雇主有一回让塞米拉选择吃辣椒还是喝清洁剂,在恩格的劝说下,塞米拉决定吃辣椒,以避免中毒。

但是,瓦萨却突然改变主张,让恩格用塑料胶带缠住塞米拉赤裸的身体,又让恩格一点点把胶带撕下来,说到这里,恩格失声说:“雇主命令要一点点撕胶带,我只好照办,塞米拉疼得尖叫,我也忍耐不下去了,我也是个人啊!” 法医证词 本案由联邦助理检察官马克·莱斯科和杰梅特里·琼斯负责。

检察官说,萨卜纳尼夫妇经常打骂两名印尼女佣,限制其外出自由,让她们睡在厨房里,不给她们足够的食物,乃至向她们泼开水、强迫她们反复爬楼梯等。

20日的审理除了听取恩格的证词外,还听取了拿骚大学医疗中心埃米·阿塔利提供的证词,阿塔利在塞米拉逃出萨卜纳尼家后对她实施了医治。

阿塔利说,在给塞米拉检查身体时发现了塞米拉身上有多处伤疤和伤口,右耳后面还有一处未愈合的割伤,看似已化脓。

他说:“我一生都没见过这种事,太恐怖了。

” 阿塔利还带来了塞米拉入院时的照片,并指出他认为是“多处被虐痕迹”的部位,即脸部、胳膊上、大腿上及胸前的多处刀伤和划伤。

在被助理检察官琼斯问询时,阿塔利还说,塞米拉的“牙齿全部脱落”,她还常常咳血,然而医院化验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