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专栏邢台老大训驴小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阿勒泰信息港

导读

生产队解散那天,靠山屯的饲养棚里闹翻了天,三家抢一匹马,五户争头骡地撕扯着。  吴大头从窗户里跳进牲口棚,一把拽开了缰绳,“闪开!闪开!”牵

生产队解散那天,靠山屯的饲养棚里闹翻了天,三家抢一匹马,五户争头骡地撕扯着。  吴大头从窗户里跳进牲口棚,一把拽开了缰绳,“闪开!闪开!”牵着头小毛驴挤出来。  吴嫂问:“你咋不抢骡马?”  “不稀罕!”吴大头说。  老婆纳闷:“你弄个破驴作甚,它能驾辕还是它能下驹?”  “不能,都不能!”吴大头晃着脑袋做了主,把驴牵到了家。  “当家的,你得给俺说明白,为甚不要骡子不要马,单要这头小毛驴?”老婆不依不饶的追问。  “啥也不为,俺就为治治它的驴脾气儿!”  “你疯了?你傻了?你的脑袋又让驴踢了?”老婆气不打一处来,当场揭了当家的伤疤。  吴大头摸摸肥大光亮的脑壳,那个驴蹄子印微微隆起,早变成了竭色,至今想起来还隐隐作痛。  吴大头是生产队的车把式,骡驾辕,马拉套,队里的公粮,山货都靠他那挂马车运出山。可那马老了,拉不直那套了,队里穷,连新马鞍都置不起,哪还买得起大牲口呀。  实在没办法,吴大头在马外边又加了一付套,想叫小毛驴拉偏套。哪料这小毛驴死活不进套,全队社员围着看热闹。  “连头驴都使唤不了,还配当车把式呀!”  “车把式?哼!徒有虚名!”  “大头,别逞能啦,换只绵羊当马赶吧!”  社员们你一句我一句,呛得他脸红脖子粗的。吴大头赶了一辈子马车,没想到栽到一头破驴上,他大胳膊一轮,那牛皮马鞭在空中打了个花儿,随即闪电般的一勾,那细细的鞭稍儿如把飞刀“啪”的一声在驴耳根炸响,那驴儿前腿一曲“扑通”跪下了,耳根淌下一串血滴。  “俺不信制服不了你这个畜生!”吴大头挽回了面子,扔掉手中的鞭子,俩手使劲拽着缰绳把驴往套里赶。  那驴“灰儿灰儿”的喘着粗气,眼里直勾勾盯着吴大头,显然很不服气。  吴大头把驴套搭在驴肩低头绑绳,那驴猛得调犊,后腿弹起,不偏不倚,驴蹄子落在吴大头脑瓜顶,吴大头眼一黑,趴在地下,头顶忽忽悠悠冒出个馒头大的包来。痛得他喊爹叫娘。  “你个畜生,非把你卖到临洺关,剥了你的皮,喝了你的血,炖了你的肉!”一伙人架着他匆匆去了诊所。那驴儿呢?早踱着四方步回饲养棚里吃草去了。  如今驴分到了自己家,吴大嫂好生喂养,饮井水,拌精料,垫黄土,梳鬃毛。那小毛驴也争气,三月长得膘肥体壮,每每看吴嫂,灰儿灰儿轻叫,伸出长长的舌头,去舔吴嫂的手心儿。吴嫂抓把料,洒在石槽里,拍拍驴头,那驴儿就“愤儿愤儿”地摇尾巴。  春天,要套车拉粪,吴大头知道那驴犟得很,把鞭子换了稍儿,在水里浸湿了。  “你给俺套上车。”他对老婆说。  吴嫂撩起套,那毛驴就乖乖钻了进去。  吴大头装满车,坐上去,像赶大马车那样举起红缨长鞭在驴屁股啪甩响了,随着鞭声,飘下一撮驴毛儿。那驴突然像疯了般狂奔起来,车上的粪洒了一路,老吴也被摔下了车。那驴只跑得筋疲力尽才停下来。吴大头揉着屁股牵着驴回了家,把驴死死拴在老槐树上,举起了那挂红缨长鞭要训驴。  “你疯了!”吴嫂闻讯跑来,一把夺过那鞭子,喀嚓折为两节。“你比毛驴还犟!”  “欠揍!不狠打,它要上天啦!”  “看来你脑袋不痛了,也白让驴踢了?”吴嫂嘟囔。“俺就不信它不拉车?”  重新把车装好,吴嫂坐上,巴掌轻轻一拍驴屁股,“驾!”小毛驴一溜小跑上了道。吴大头摸着脑袋百思不解。  后来,吴大头学着老婆那样子,赶驴不用鞭,不用棍,只用巴掌拍。那驴真的又听话,又干活,很温顺。  吴大头问老婆:“你是咋训驴的?”  “顺毛驴!顺毛驴!呛着它不踢你才怪呢!”吴嫂梳理着驴鬃抿嘴笑着说。 共 139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冷淡表现为情绪会重复
昆明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该如何选择
标签

上一页:让我圆你每个梦

下一页:天气爱情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