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新加坡工业治污走出成功之路经验值得借鉴7

2019/06/23 来源:阿勒泰信息港

导读

当工业水污染给许多高速发展的经济体投下挥之不去的阴影时,新加坡的工业污水治理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案例:这个石油化工产业占工业总量1/3以上的国家

当工业水污染给许多高速发展的经济体投下挥之不去的阴影时,新加坡的工业污水治理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案例:这个石油化工产业占工业总量1/3以上的国家,跻身美丽的花园城市国家之列。经济发展与环境治理并行,重化工产业与花园城市共存,这是新加坡经济发展的常态。近就新加坡的工业污水处理进行实地采访,感受到该国在成功治污问题上绝非一蹴而就,其不断发展和创新工业污水处理方案,以及严格执法等经验值得借鉴。工业治污并非一蹴而就今天,去新加坡旅游的人一般都会去新加坡河畔徜徉一番。望着眼前的潺潺流水,游人很难想象,几十年前,这里曾是“臭味难闻、路人纷纷避而远之的死河”。李光耀在其回忆录中提到,在上世纪70年代,新加坡有位盲人操作员,每当乘坐公共汽车经过,仅凭气味就知道到了新加坡河畔。李光耀还写道:“当我于1977年2月提出新加坡河治污计划时,很多人特别是企业家甚至质问我,‘为什么要治污,新加坡河一直都是这么脏,这已经成为新加坡遗产的一部分了。’”当时担任总理的李光耀毅然提出“十年清河,十年河清”的治理计划,制定并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综合实施了搬迁改造和污水治理等多种整治措施。10年后的1987年,新加坡河面貌焕然一新:昔日污染的河水经过净化,保留下来的旧建筑物翻修一新,岸边的老屋和货仓大多改造成绿地和其他休闲服务场所,新的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般矗立起来,美丽的河岸令人流连忘返。裕廊岛位于新加坡西南部,这里企业林立,是新加坡的能源与化工中心,也是的炼油石化基地,新建的号称全球规模的对二甲苯(俗称PX)工厂也落户该处,因此污水排放为集中。裕廊工业区与居民区相距仅约9千米,而在这两地中间,则是有着东南亚“鸟类天堂”之称的裕廊飞禽公园,栖息着数千只飞禽。“一边是炼油、乙烯、PX等项目构成的完整石油和化工产业链,一边是绿意盎然、鸟语花香的休闲公园,裕廊岛上这一有着鲜明对比的场景折射出了新加坡在工业污水治理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顾清扬对如是说。废水源头控制效果显着工业污水是新加坡水污染的主要来源。新加坡十分重视如何更加安全高效地进行工业污水处理。新加坡公共事业局首席执行官赵文良说:“新加坡非家庭部门的水消费占到整体的55%,其中,工业部门是的耗水用户,因此发展和创新工业污水处理方案以及提高企业在水处理方面的效率显得十分迫切。新加坡鼓励本地水处理企业发展多样化的工业污水处理方案,以获得长期的可持续用水。”新加坡公共事业局供水回收络署署长黄建荣称,在新加坡,已用水不再是一种废水,而是一种国家资源,可以用于制造新生水。工业污水是新生水的来源之一,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工业废水的排放显得非常关键。“新加坡对工业废水进行源头控制。在新加坡,工业企业被要求建立工业污水预处理设施,并根据相关的法律要求,在将污水排放进公共管道之前,对其进行达标处理。”据新加坡公共事业局工业发展部经理毛颋梁介绍,在新加坡,各家工厂的污水都必须经过公开、透明,公众知情,政府执行法规力度记录保持良好。根据法律授权,公共事业局的官员可以进入工业企业对非法排放进行调查。非法排放事件必须得到迅速及时的处理。公共事业局将开展详尽的调查,包括提取污水样本和现场照相等,与相关方一起采取行动减轻潜在不良影响,并会对违法者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黄建荣告诉:“《污水及排水法案》赋予公共事业局权力,以便管理所有与处理已用水相关的事项。根据该法案,公共事业局可控制所有源自家庭的、工业的和其他建筑物的已用水排放。法案也规定了违法引起严重水污染将面临的惩罚。2012年,《污水及排水法案》进行了一些修正,公共事业局加大了针对非法排污的惩罚力度。”为确保工业污水达标排放,公共事业局还建立了一套监督和执行体制。黄建荣告诉,“在监督方面,公共事业局主要借助科技力量。在遍布新加坡工业区的排水管道上中下游,公共事业局安装了许多用于实时监控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感应器。一旦向公共管道排放的工业废水中挥发性化合物浓度过高,这些感应器就会发出警报,由此帮助公共事业局进行相关执法。”“新加坡工业污水处理如此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执法有力。”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水务政策研究所所长吴逊告诉,“政策的执行是新加坡水处理值得学习的一个方面。很多好的想法通常比较容易学习,但如何确保在执行过程中不走样,这往往很难做到。新加坡由一家机构——公共事业局全权负责污水处理的全过程,这样就不存在推诿或扯皮现象,无论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由该机构负责。类似的行政方式值得借鉴。” :

个人申请微商城多少钱
微店网平台
小程序制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