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错抱总裁乱终身

2019/06/25 来源:阿勒泰信息港

导读

容澈可不这么想,明知故问道:“不知安先生所指的乱七八糟的事是什么事?”安漠然眉头一皱,“自然是你的前妻秦悠悠!”容澈听完哈哈大笑,觉得这酒可

容澈可不这么想,明知故问道:“不知安先生所指的乱七八糟的事是什么事?”安漠然眉头一皱,“自然是你的前妻秦悠悠!”容澈听完哈哈大笑,觉得这酒可以继续喝下去了,就端起酒喝了两口,手指扣在茶几上,一下一下地敲着。www.heihei168.com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安漠然眉头皱成了疙瘩,不知道容澈在笑什么。“安先生,看来你的妻子女儿没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你啊,还是你天生愚钝,没了解清楚。我和前妻秦悠悠之间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反倒是你的女儿,是你女儿插足我和老婆之间的感情,你的妻子从中帮凶,拿着把柄威胁我的妻子。”安漠然听完蹙着眉头,“什么把柄?”“什么把柄?”一听这话,容澈来气了,把脸凑到安漠然的前边,“安先生,你了解的还真是不多。五年之前,你的妻子做了不可挽回的事,现在,你的妻子还在做着愚蠢的事。你不需要来找我,你好好地问问你的妻子和女儿吧。”容澈把杯子里的酒喝完,酒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向后一仰,靠在靠背上。安漠然的脸色变得铁青,在红色的灯光映照下更显得恐怖。他默默地喝着酒,片刻后,幽幽的问道:“那你和安宁的订婚是怎么回事?”容澈更是哈哈一笑,“那不过是一场闹剧,你的女儿费尽心机、妻子绞尽脑汁威胁,我为了讨我老婆好,只能顺水推舟先和安宁订婚。”安漠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由铁青变成了黑色,嘴角的肌肉不停的抽动,他在忍受着极大的冲击力,来自容澈的,还有苏皎月和安宁的。容澈等了片刻,安漠然都没有说话,他的时间是有限的,他把轮子向安漠然靠近了些,警告道:“既然你回来了,就管好你的妻女,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我不管你安家多么有权有势,请不要惹到我。”安漠然像是被人用锤子敲打了一下头部,晕眩半天,大脑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容澈早已经离开了。他看看四周,酒吧本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现在看来,却是那么的不舒服。他胸中憋着一口气,踱出了酒吧。安漠然对容澈本来是有好感的,毕竟年纪轻轻,就做了龙门的,实力可想而知,而且为人正派,又是仪表堂堂,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若是安宁和容澈情投意合,那确实是良配。容澈代表的龙家如果能和安家联姻,那对两家的生意更是如虎添翼,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他们安家一厢情愿。安漠然听完容澈的话,顿时觉得这些年对妻女过于放一纵了,现在她们对他也不说什么实话了,就算是逼到头上,也许会告诉你一点,可是还是捡着好听的说。他不敢想象,如果他再晚回来几年,那安家还不知道会被她们折腾成什么样子。一脸落寞的安漠然真的默然无语了,他留在z市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便坐飞机赶回m市,看着安宁痊愈,看着苏皎月,这个家,不能再这么乱下去了。安漠然回到m市,安宁的身体其实好的已经差不多了,而龙老太爷带人也来看过了,就是随口说了句,希望安宁早日痊愈,再回到龙家去住,这下把安宁高兴了,她本就想着再回去跟容澈住在一起,龙家人的话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安漠然到m市的第二天一早,他就急匆匆地赶到医院看安宁,表面上是关心安宁,查看她的病情,实则是看守着她,生怕她在住院期间依旧不老实,再做出什么丢人的事。他冲到病房一看,傻眼了,病房里哪还有人,他抓住一个护士询问,才知道安宁今天要出院,已经在收费处办理出院手续。他急忙赶了过去,幸好赶上了,看着苏皎月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心里焦急。“皎月,宁儿,今天怎么就出院了?”安漠然并不是担心安宁的身体没完全好就出院,而是她们出院竟然没有告诉他一声。如果他在国外也就算了,他现在回来了,就在m市,她们竟然也没说,自作主张太习惯了点儿吧。安宁和苏皎月同时回头,安宁甜甜一笑,没听出安漠然话里的意思,只说道:“爹地,我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医生也同意我出院了。在医院实在是没意思,我想回家。”安宁撒娇的贴上来,摇晃着安漠然的胳膊。“好好,既然宁儿说身体好了,医生也同意了,那咱们回家,你爷爷可是在家里等着你呢!”安漠然很想让安宁回家的,至少在家里他便于掌控她们母女的事,照看好她们,自己也不用太费心的去找这个找那个,弄得自己灰头土脸不是人。一听安漠然的话,安宁的神色顿时黯淡了下来,父亲的意思很明显,是想让她回z市的安家,可是,回那里有什么用,整天面对着安家的那些人,她着急出院是想赶块回到龙家,回到容澈身边去,这段时间没见着容澈,不知道他在跟秦悠悠做什么,不管做什么,她都不放心。苏皎月也听出了安漠然话里的意思,她没有反对的权利,上次安漠然训斥她,她无话可说,自知对秦悠悠做的是有些过分,回z市也好,也方便给秦悠悠捐献骨髓,完成当初他们的约定。安宁不乐意,皱着眉头,撅着嘴,扑进安漠然的怀里,“爹地,我想回龙家,想和容澈在一起。”安漠然一听,心里不舒服,火气也上来了,他刚刚跟容澈见了面,容澈的话就像一颗炸弹爆炸在他的心头,他知道安宁应该早点跟容澈分手,订婚什么的也不要再提,容澈爱的是秦悠悠,自始至终爱得都是秦悠悠,安宁根本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再这样下去没有任何好的结果。可是他又不能直截了当跟安宁说,他也怕安宁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身体刚刚恢复,再这样打击她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宁儿,乖,先回安家,你爷爷这么长时间非常想你,你这次出车祸,他也十分的担心,但是人老了,出行不方便,就没来看你,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等你一出院就把你带回安家,全家人好好地聚聚。龙家这边不着急啊!”安漠然哄着安宁,编出了一套理由,他知道安老爷子没那么喜欢安宁,从五年前安宁非要留在容澈这边就不怎么喜欢了,对安宁这次出车祸,更是表现出少有的冷淡。“不,我就要去容澈那里,我要看看容澈是不是背着我和那个秦悠悠在一起。”安宁倔强着,让安漠然心里很不痛快,她还在纠结着秦悠悠的事,她就看不出来秦悠悠到底是要和容澈在一起的吗?自己上赶着去博容澈的欢心,却被人嗤之以鼻。安漠然想发怒,想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容澈不是你的,你就不要异想天开了。他闭着眼睛,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拎起地上的几个行李包,一手拉着安宁向汽车走去。再挣扎也是徒劳,安宁柔弱的身体根本无法与安漠然相抗争,她被塞进汽车,安漠然一溜烟将汽车开往了机场。“妈咪,你劝劝爹地啊,我不想回安家,我要去龙家。”安宁急的快要哭出声来,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渴求地看着苏皎月,可是后者却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安漠然做出这个决定不是平白无故的,他肯定查到了什么。见妈咪也帮不了自己,安宁无助地哭了起来,双手无力地拍打在汽车玻璃窗上,这一走,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见到容澈,到那时,恐怕容澈都和秦悠悠结婚了吧。冷琉璃从龙家出来,带着墨墨和龙灏东的头发,开着自己的迈巴赫直奔麒麟医院去了,本来想着提前给司少麒打个电话,但是想想亲自鉴定这么重要的事,还是先别让其他人知道的好。冷琉璃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回去后就把小家伙从龙老太奶那边接过去,要是龙灏东的儿子,那别人没什么可说的,要是容澈的孩子,他现在也不在,当伯娘的代为照顾更是理所应当。这么想着心里就有些微的开心。本就不远的距离,加上迈巴赫的时速,冷琉璃很快就到了,快步向院长办公室走去,虽然麒麟医院是龙家门下,但司少麒毕竟是院长,还是通知一下为好。医院的护士基本都认识龙家的每个人,他们的饭碗就是龙家人给的,见了冷琉璃一路上都是点头哈腰、低头问好的,冷琉璃只是微微点一下头,面无表情地从旁边走过。到了院长室门前,敲了敲门没反应,心想会不会是去做手术了,就拉住一个人,一问才知道,司少麒跑到了千里之外的z市研究医学问题。既然不在,那就算了吧,转身向化验室走去。敲了下门,未等里面的人同意,冷琉璃已经推门进去了,环视一周,冷峻的目光在几人的面上停住,不寒而栗。...

长春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昆明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唐山好的治癫痫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