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初办命案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阿勒泰信息港

导读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被安排到东北某大城市东区公安局预审科工作。时间不长,就接受了一起命案的审讯和调查,现在想起来仍记忆犹新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被安排到东北某大城市东区公安局预审科工作。时间不长,就接受了一起命案的审讯和调查,现在想起来仍记忆犹新。  东北的冬天,大雪纷飞寒风刺骨,气温经常在零下20多度。这年12月份的一天晚上,西区刑警队接到一位中年妇女报案,说当天在西区六路市场卖自行车零件的父亲,弃下货摊不知了去向,到晚上7点多钟了也没有回家,而且部分货物失踪。  据这位妇女说,失踪的父亲是一家大型企业退休工人,两年前退休后,一直在六路市场摆摊卖自行车零件,一向下午4点下行按时回家,但今天却出现了异常。她听照看她父亲货摊的邻近摊主说,这天下午3点多钟,来了个买自行车零件的男人,因买的零件数量较多,该男人让她父亲帮他把零件送到他家去,父亲交代了邻近摊主后,跟这人便去了,谁知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接到报案后,西区刑警根据妇女所说的情况,立即展开了调查,然而几天之后,却一点像样的线索都没有找到,让侦查员们感到有些扑朔迷离。然而半个多月后,此案突然有了新的发现。  一天上午,在东区一个农场稻田地里,有几个小孩在稻草垛旁捉迷藏玩,其中一个小男孩想躲藏到一个稻草垛里,当他抽出一捆稻草正准备往里钻时,忽然发现草垛子里露出了一双人脚,当即把这个小男孩吓坏了。随后,小男孩把此事告诉了其他的小伙伴。因为毕竟都是一些8、9岁的小孩,他们并没有像大人那样想得那么多,只是换了个地方又玩去了。  中午,孩子们都回家吃饭了,小男孩子把在稻草垛里看到的情景告诉了父母。大人们开始还不相信,认为室外气温零下20多度,加上这前两天又下了一场大雪,空旷的野外早已是天寒地冻,怎么会有人藏在稻草垛里呢。后来在其他小孩的证实下,大人们才半信半疑的在孩子带领下,来到了稻草垛旁,当他们抽出稻草看见一双人脚时,才相信了孩子们说的不是戏言。  开始,大家还以为是个要饭的,为了御寒钻入稻草垛被冻死了,派人向农场干部进行了报告。随后,农场又向当地派出所报了告。不长时间,当派出所民警便来了,他们将稻草垛里的人拽出时,才发现原来是一具无头男尸,其浑身的血迹、扭曲的身躯和无头的颈部,让人看了心里恶心惨不忍睹。很明显,这是一起恶性凶杀案。不久,东区刑警队大批刑警和刑侦技术人员也迅速来到了现场。  从现场情况分析,这稻草垛只是个藏匿尸的地方,并非是杀人现场。为了找出杀人现场,刑警队立即展开了紧张的工作。除了现场勘查外,刑警队对稻草垛周围的农场、村子,逐人逐户的进行了调查,然而却收效甚微。就当刑警队准备扩大调查范围时,一名侦查员报告,在离藏尸现场几公里外的偏僻地方,还有一家独门独户的住户没有调查。当他们到这家了解情况时,发现这家的仓房里,有一些破旧自行车零件,这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并立即联想起了前段时间,市局下发给全市的西区六路市场人员失踪案通报。  东区刑警队员们当即对这家进行了控制,并仔细搜查了这家各个角落。经过搜查,在这家住房的墙上发现了经过水洗的微量血迹。这一重大案件线索的发现,使侦查员们顿时高度兴奋起来,他们立即提取了墙上血迹,派人送回局技术部门检验,并初步断定这一家很可能就是杀人的现场,遂把这家叫宝志的夫妇带回了刑警队。  在东区刑警队审讯室,由于宝志夫妇拒不开口,刑警们虽然一时没有拿下口供,但是经过技术部门血型化验,证明了现场提取的血型和死者完全吻合。随后,刑警队加大了审讯力度,重点放在了宝志妻子身上,同时派人把宝志转给了东区预审科审讯,以求分头迅速突破。  东区预审科,在审讯宝志一个多小时过程中,看得出他早有思想准备。一开始,宝志就摆出一付被冤枉的样子,无论怎么讯问,他要么不开口,要么就是否认与杀人案有关,后来干脆装疯卖傻胡言乱语起来。就在这时,刑警队突然来电话说:“宝志妻子已经吐口交待,杀人案确系宝志所为。”并告知审讯录音马上就送到预审科。当宝志听到他妻子交待的录音后,原来的装疯卖傻和嚣张气焰顿时全都没了,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他杀害了被害人。  首审结束后,领导把这起案件,交给了我和另一个预审员老高办理。我们知道,这是一起恶性杀人案件,虽然犯罪分子在预审首审中承认了杀人,但这只是个粗线条,如果要定案,还需要进一步审讯和详细调查取证。因为那时还没有DNA检测手段,尽管技术部门比对的现场血型与被害人一致,但毕竟还没有找到被害人头颅。由于没有被害人头颅佐证,严格的说,被害是不是西区六路市场失踪人员,还不能完全确定。所以,要把这起案件全部调查清楚,保证所有的证据都确凿无疑,我们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去做。  接案后,我和老高的次审讯,是在宝志供认杀人后的当天下午接着进行的,通过对他近3个小时突审,从而较详细地了解了他杀人的全部经过。  宝志,男,37岁,本市人,东区农场农工,身高1.87,从他魁梧的身材就可以看出,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大汉。据宝志交代,由于冬季,农工没有农活可干,宝志想开一个自行车修理点,以此获得点收入。案发当天,他骑自行车从东区跑到西区六路市场,与卖自行车零件的被害人接触,谈好价后,一次性买了500多元自行车零件。由于钱没带够,宝志让被害人骑车跟他到家取钱,由于被害人卖的是零散车件,平时很难遇到大买主,满口答应了宝志要求。  到宝志家后,因宝志又向被害人压价,引起被害人不满,两人发生了争吵。在激烈争吵中,被害人说宝志不讲信誉,情绪激动的打了宝志一拳,宝志被打后一时激情,随手拾起了一把身边的铁锤将被害人打昏。看见被害人满头是血不省人事,宝志知道这下闯大祸了,由于被害人知道他家住处,如果回去了,肯定还会再来找他算账,宝志此时萌生了杀人之念。为了不留后患,宝志一不做二不休,接着用铁锤朝被害人头上连续砸去,直到把被害人砸的咽气为止。这一切,都被阻止不及的媳妇看见。为了不被外人发现,宝志当晚将被害尸体装上手推车,藏到了离河不远冬季停用的抽水房里。两天后,他觉得尸体在抽水房迟早会被人发现认出,便又于晚上偷偷来到抽水房,先将被害人头颅割下慌忙扔入了河中冰窟,后将被害人尸体装上马车,拉到了离他家较远的农场稻田地,藏入了稻草垛里,想有机会时再做处理。  在杀人后的几天里,尽管事情还没败露,但宝志整日惶恐不安,发生这么大的案子,他预感公安局早晚会来东区大面积调查,故像所有犯罪分子一样慌忙销毁证据。他先是把被害人喷溅在家里的血迹用水冲刷了好几遍,后又把自己作案用的铁锤、菜刀和穿的衣服,统统扔进了坑炉烧毁。同时,他还把新的自行车零件全部转移到了他的父亲家。宝志以为他这样做,总该是天衣无缝了,然而他大大低估了公安机关的侦查手段,没想到刑警们仅凭一双慧眼,便从他家墙上的微量血迹上侦破了此起杀人案。  后来,我们在多次审讯宝志中,他一直显得比较平静,总体来说还算配合,也许是他认为事已至此了吧,悔恨之中对杀人犯罪供认不讳。至于被害人是否就是九路市场卖自行车零件的老头,我们在办案中一直心有存疑,毕竟被害的头颅没有找到。不过,宝志对被害的体貌特征描绘完全符合被害本人;另被害人的儿女通过仔细辨认无头尸衣物和体态,也确定说就是他们的父亲,况且技术部门的血型化验也以于了证明。分析被害人头颅可能被河水冲走,为了谨慎起见,我们一直没有下卖自行车零件的人就是被害的结论,而是在不可相同的被害人指纹证据上,开始下工夫收集了。  为此,我们找了不少死者家属了解情况,看看家里是否留有死者指纹。后来,又了解死者生前是否有过前科劣迹,查阅过公安机关案件历史登记,然而这些都让我们失望了。,我们来到了被害人生前所在单位,在单位保卫处的配合下,我们获知该单位退休工人,每月到单位领退休金时,都会签字画押。我们遂找来了单位财会人员,然而他们告诉我们被害是个文盲,生前每次领退休金时盖的都是戳,印象中没有按过指纹。听到这,我们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按理说我们应该打道回府了,但我们还是不死心,让工作人员把近几年的工资薄统统拿了出来,开始了一页页的查找。突然间,我们的眼睛都盯到了一页签字栏上,原来在这页退休金签字栏上,赫然出现了一枚被害人清晰的指纹。后经财会人员回忆,原来这次被害人领退休金时忘了带手戳,故在工资栏上按上了自己指纹。啊,这可是被害人留下得一枚指纹啊!当时我们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后来,我们把这枚指纹送到技术部门鉴定,确定死者就是被害人无疑。至此,我们在宝志故意杀人案结案书上,划上了一个稳重的句号。  虽然,我在后来的工作中,接触过类似案件多起,办案能力有了很大提高,但这毕竟是我在从警生涯中办得起命案,所以印象极其深刻。   共 344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引发阴茎结核的原因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http://kmdx.qm120.com/lj611/
癫痫病常见的症状表现有哪些
标签

上一页:清明40

下一页:索命阴魂江山文学网